快捷搜索:

140岁了!今天是上海交响乐团的大日子

“中国交响七十年”唱片集正式与观众见面

余隆和上海交响乐团

当晚的音乐会现场还出现了动人的一幕。

上海交响乐团现任首席们向老首席献花,在余隆的提议下,全场观众起立鼓掌,向老艺术家们表达敬意。

音乐会最后,上交铜管声部现场吹响了科普兰的《平凡人的号角》,以此献给13位“老上交”,以及像他们一样为上交奋斗,为中国音乐事业奋斗的几代上交人。

周天说,每个乐团都有自己的局限性,作曲家在写曲时多少会有考量,但在和上交合作时,他没有任何顾忌,《礼献》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完全是从音乐的角度出发。经过这一个星期排练,周天惊讶地发现,“上交乐手学东西非常快,一个星期内就拿下了两首挺难的作品。中国乐团的国际化程度让人吃惊。”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上海交响乐团用创作于新中国不同年代的中国作品,为共和国七十华诞献礼,也将上海交响乐团成立140周年的全年庆典系列活动推向高潮。

“上海是我的第二个故乡,我在上海待了六年,初中高中都在这儿上,我的世界观是在上海形成的。 ” 周天出生于杭州,求学于上海,19岁不到去了美国,对上海,他有着特殊而深厚的感情。

这项由上海交响乐团和上海音乐出版社联合发起的系统工程,历经两年精心筹备,经过逾100小时的录制和近200名工作人员的集体参与,收录了70部创作于1949年以后的交响乐精选作品。

余隆说,“我们与这些老艺术家们血脉相连,正是这一代代上交人的薪火相传,让上海交响乐团像常青树一样繁荣下去,他们是上交宝贵的精神财富,也是上海文化的骄傲。肯定这些老艺术家的过去,也是激励我们面向未来,让年轻一代前赴后继,让伟大祖国、伟大城市的交响乐发展后继有人。”

140年前,上海交响乐团用音乐点亮这座城市,140年后,现场嘉宾共同点亮名为“灯”的艺术装置,意味着上交振奋精神再出发。

唱片首发式

“《礼献》是上交专门为今天的庆典委约的,是一首长约8分钟的序曲。上交是全世界最古老的交响乐团之一,音乐就像上天给我们的礼物,在上交140周年时,我把这部作品作为礼物送给了上交。”周天说。

“老上交”上台

全套产品共30张CD、1本中英文对照图书、1个U盘,涵盖了江文也、马思聪、丁善德、陈培勋、朱践耳、陈其钢、郭文景等在新中国各个历史时期笔耕不辍的作曲家代表作,展示了新中国成立后70年来交响事业发展概貌,也是上海交响乐团和上海音乐出版社向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献礼。

9月27日晚,上海交响乐团音乐总监余隆执棒,以驻团艺术家、华裔作曲家周天新作《礼献》的世界首演开篇,拉开了上海交响乐团建团140周年庆典音乐会的序幕。除了这部定制的献礼之作,上交还携手大提琴家王健献演了周天的大提琴协奏曲《水袖》和老一辈作曲家丁善德的《长征交响曲》。

青年作曲家周天献礼上交140周年

音乐会前,上交音乐厅内还举行了上海交响乐团建团140周年庆典活动,点亮了名为 “灯”的艺术装置。300多个大小不一的白气球填满了蓝色星空,气球上写满了艺术家的名字,丹尼尔·巴伦博伊姆、祖宾·梅塔、丹尼尔·哈丁、郑明勋、乌特·兰帕……他们都是上交2009-2019音乐季合作过的世界级音乐家。

出生于1981年的周天在当今国际乐坛备受瞩目,作为继陈其钢之后的第二位作曲类驻团艺术家,上交2019-20音乐季将依次奏响他的8部代表作。

“我作为中国人,写出来的音乐一定有中国的味道,中国的精髓,中国的情怀,但是技法上、手段上是最先进的,这种先进也不一定代表西方,就是世界的。”

当天傍晚,上交还举行了“中国交响七十年”的唱片首发式,全套唱片集正式与观众见面。

大提琴演奏家王健首次演绎《水袖》时评论道,“它很斑斓,带着江南戏曲的元素。仿佛突然看到有个熟悉身影在你面前飘过,好像在一个新世界里听到来自家乡的声音。”

已投入使用五年的上交音乐厅在上交建团140周年之际,拆掉了原来的花坛围墙,以焕然一新的“音乐律动”园林景观和更为开放的姿态,喜迎国庆,欢迎市民,让上交音乐厅这一重要的城市文化地标更加亲民。

13位历任首席上台,几代上交人薪火相传

艺术装置“灯”

这是周天的作品第一次如此大规模地在中国演出, “上交和音乐总监余隆做了一件特别了不起的事,以上交的实力,他们可以找世界上任何一个名家来做驻团艺术家,可以找最棒的钢琴家、最棒的小提琴家、最棒的歌唱家,但他们看到了中国音乐发展中最缺乏的是中国人自己创作的作品,他们找到了我这样一个在中国还没有形成格局的人来做这一件事,我特别感动,我也特别荣幸。”

庆典活动启动仪式

音乐总监余隆把13位“老上交”一一请到台上,他们是上海交响乐团的历任首席,如今大多都已是八九十岁的老人,其中有新中国成立前就已加入乐团的低音提琴演奏家郑德仁,为上交工作奋斗了近半个世纪的乐团老首席柳和埙,开创中国人在国外大团担任首席先河的潘寅林,虽已退休却依然奋斗在工作岗位上的乐队长宋国强……这些曾与上交并肩前行的老首席们,以一颗赤子之心加入到新中国交响事业发展的滚滚大潮中,为中国的音乐事业、上海的音乐文化兴盛、上海交响乐团的长足发展做出了巨大奉献。

作曲家周天和大提琴演奏家王健(右)

已经96岁高龄的郑仁德依旧精神矍铄,谈起新中国成立后中国音乐的变化,他说,“最明显的是音乐学院里学音乐的人变多了,乐团里绝大部分的乐师都变成了中国人,我是中国第一代学习低音的乐手,新中国成立后,我教了很多中国人拉低音提琴,像现在上交低音提琴首席朱顺华就是我的学生。”

当晚世界首演的《礼献》(英文名gift),是曾获得格莱美提名的华人作曲家周天受上海交响乐团委约创作的新作。该作品因南北朝诗人沈约的乐府诗有感而发,旋律从壮阔到婉约,技巧从中国民族音调的应用,到现代和声与强烈节拍的结合,用五音繁会的音乐语言展现了上海交响乐团140年积淀的无穷张力。

大提琴协奏曲《水袖》问世于2018年,是周天为大提琴家王健而作。周天从中国戏曲里的水袖获得灵感,把水袖里“拂、挑、抛”等具象化的动作化为抽象的概念,四个乐章四种音乐形象,通过大提琴的弓弦交错表现出水袖的诗意意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